<tr id="kdywy"></tr>

  • <tr id="kdywy"></tr>
  • <td id="kdywy"></td>
    <acronym id="kdywy"><strong id="kdywy"><address id="kdywy"></address></strong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kdywy"><label id="kdywy"></label></acronym>

    當前位置 : 浙江文明網 > 要聞

    中秋節,浙江人都愛吃些什么?

    發布時間:2022-09-13 16:05:20 來源: 浙江宣傳

      每逢佳節,總是思鄉情切,和家人吃一頓團圓飯,就是過節的一件大事。而在月圓人團圓的中秋,浙江人的餐桌上又有哪些美味?

      一

      過中秋,月餅自是餐桌上必不可少的。

      據史書記載,早在周朝就有帝王秋分祭月的習俗,再到宋人蘇軾說“小餅如嚼月,中有酥和飴”,月餅之于中秋,成為了節日限定吃食的絕對主角。

    月餅

      翻開浙江的月餅地圖,會發現,浙江人一邊將老底子的非遺美食發揮到了極致,另一邊又沉迷于變化多端的嘗鮮探索。但不管哪一種,都有別樣的風味。

      浙江的月餅總是“甜咸共席”,素與葷“并駕齊驅”。

      先說素的,杭州各家寺廟出的素月餅,都是傳統的筒兒餅,口味各有章法。有寺廟的師傅說,每年的月餅幾乎都是日售上千斤,下午三點左右,當天的月餅就賣完了,要吃上這口鮮,還得趕早來排隊。據說,這份紅火,從北宋時期一直延續至今。

    杭州素月餅

      再說葷的,無論是杭州榨菜鮮肉月餅,還是湖州布廠鮮肉月餅,都講究現烤現吃,肉多油足、咸鮮酥脆,從一眾甜味中突出重圍,成了浙江人每年中秋的一份念想。

      除了這些大眾口味之外,浙江各地也有各自的“心頭好”。

      若說榨菜鮮肉月餅是杭州人的“白月光”,那么苔菜月餅就是寧波人的“朱砂痣”。170多層餅皮的酥渣感,搭配冬春季在灘涂上緩慢生長的冬苔,成就了寧波特有的月餅味道。

    寧波苔菜月餅

      而溫州橋墩月餅碩大厚實、形似滿月,餡料包括豬脊膘肉與堅果等。輕咬一口,酥脆、咸香、甜糯一齊化開,能傳承百年,靠的就是這拿人的滋味。

      一方水土醞釀一方味道。歷經歲月流轉,各地月餅在一代代的傳承中,濃縮成當地文化的非遺記憶。

      無論是甜是咸,無論傳統還是新潮,人們把對家人、對故鄉的思念,一股腦兒包進月餅中,這其中的鄉愁,或許才是月餅蘊含最深的情愫。

      二

      雖然各地的月餅已經如萬花筒般精彩,但在浙江人的中秋食序里,月餅不是固定的“C位”,還有許多應“秋”而來的美味,輪番吸引著人們的饞蟲。

      浙江是人類稻作起源地,人們愛米制糕點,在中秋也不例外,這也打破了月餅在中秋節的“壟斷”。

      在寧波,關于中秋的俗語很多:“饞癆嘴巴水塔糕,八月十六等勿到”“新米饅頭蓋紅印,四親八眷都送到”,說的就是當地中秋節必備的水塔糕和米饅頭。

    米饅頭

      海寧的堰兢糕,又稱“李衛眼睛糕”,是海寧一帶立夏、中秋時節必品嘗的一道美食。相傳,李衛奉旨督建鹽官海塘,每日就用這管飽的“堰兢糕”激勵修筑海塘的官兵。大家明白了李衛的良苦用心,兢兢業業,努力修好每一段海塘。堰兢糕也在海寧流傳下來。每年秋天,大潮將至,堰兢糕也成為當地的時令美食。

      浙江的中秋,除了“米香”,還被“鮮”的滋味包圍。

      這鮮味里,有海的味道。中秋前后也正是梭子蟹、青蟹等“海味兒”上市的時節,這味鮮甜也在秋風乍起時,飄到千家萬戶的餐桌上。只需清蒸,蒸騰的水汽裹著鮮香撲面而來。

    梭子蟹

      同時,這味鮮也有湖的味道。所謂“秋風起,蟹腳癢”,中秋時節,等不及的人已經把湖蟹推上了餐桌嘗鮮。一只蟹配上一壺黃酒,一家人圍坐,其樂融融。

      所謂“蟹肉上席百味淡”,一只肥蟹,似乎就能抵得上一桌好菜。

      好吃自是各家餐桌的追求,而闔家團圓、圍爐而坐的溫馨氛圍,或許才是各家團圓飯所蘊藏的真諦。

      三

      中秋又是浙江游子們勾起鄉愁的時候,不只因為過節,還因為桂花。

      此時節,江南的空氣中總會飄來隱幽的芳香,這種氣息,不那么沖鼻,卻有著十足的穿透力——還沒看到花,卻早已浸潤在花香里。

      柳永曾在詞作中形容杭州“有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”。

      杭州的桂花,從中秋開始將城市暈染,香氣吹得人如入夢中,沉醉不已。

    桂花

      “山寺月中尋桂子,郡亭枕上看潮頭”,晚年的白居易追憶在杭州的過往,念念不忘的,也是這份深藏心間的香氣。

      有人說,中國人對花的最高贊譽,就是將之變為美食。

      以鮮花入饌,古人稱為“花饌”。南宋《山家清供》記載,春采紫英菊、夏煎梔子花、秋做廣寒糕。這廣寒糕,正是今天流行于浙江各地的桂花糕——

      收集上等的桂花,晾干之后用糖漿腌漬,將米粉與豬油、砂糖等拌勻,蒸熟后用桂花蜜糖調味佐食。軟軟糯糯,是不少浙江人兒時的味道。

    桂花糕

      糕點以外,桂花還有很多發揮的空間。

      宋朝時,過中秋把酒玩月是必須的。以桂花入酒,酒的度數不高,一般就是十幾度的米酒,取其清香悠長。特別是在桂花樹下飲桂花酒,那真是“花也杯中,月也杯中”。

      相傳蘇軾中秋夜“歡飲達旦”至于大醉,寫出“但愿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”的千古名句,不知飲的是否也是這別具秋天風味的桂花酒。

      吃過桂花糕,品過桂花飲,中秋也就如匆匆飄落的桂花一樣過去了。但對每個在浙江長大的孩子來說,桂花的香氣早已沁入身心,這些不經意間出現在飲食中的淡淡甜香,總會讓人念念不忘,那是家的味道。

      其實無論什么時代,節日里的一味美食,背后蘊藏著的,往往都是人們對生活的愿景。

    標簽:編輯:龔曉